各地、各级政府的标准并不统一
2020-06-21 00:4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针对种种负面质疑之声,《人民日报》发文称,从冷水江“被公开”的工资表上看,公务员的工资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但是这样的收入水平却引发了质疑。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样的怀疑却不是凭空而生。毋庸讳言,现实中,一些公务员除了工资以外,通过‘三公消费’,打擦边球,拿些不明不白的‘灰色收入’。还有一些‘硕鼠’‘蛀虫’, 越过法律的准绳,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窃取‘黑色收入’。”

“社会对公务员群体有偏见,我承认确实存在不作为的公务员,但不能代表整个群体”,中部某省份一位公务员告诉记者,去年2月《深化社会工资制度改革意见》出台,里面提到要适当提高基层公务员工资水平,“当时网上有些谩骂的声音,我听了觉得很委屈,公务员也是老百姓中一员,希望社会能够了解大部分公务员的现状”。

苏海南认为,在财政分灶吃饭体制下,各地财政收入的不平衡明显地反映到公务员的工资差距上来,一些地区之间包括省会省机关与市机关之间,由于财政资金来源不同造成工资差别较大,有的地区之间同职级公务员甚至差二倍,存在不合理,需要进行调控。他建议,要抓紧研究制定并出台地区附加津贴制度,科学核定各地区附加津贴的水平,允许有差别,但这一差别应该与各地物价和消费水平的差别相一致,而不宜把各地财政收入的高低也体现进去。

编后语:公务员工资是高了还是低了?舆论未能达成一致。2006年出台的《公务员法》提出:“国家实行工资调查制度,定期进行公务员和企业相当人员工资水平的调查比较,并将工资调查比较结果作为调整公务员工资水平的依据。”然而“工资调查制度”至今还没有真正实现。公务员工资水平与“企业相当人员工资水平”之间该如何对应?请关注下期报道。

公务员工资“透明度”,是舆论关注的焦点。《北京青年报》刊文指出:一提起给公务员加薪,不仅公务员群体被质疑,连倡议者也成为众矢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公务员工资不够透明。不透明,就易为公众猜测与误解,且难以获得公众的普遍理解。高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持相似观点:“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公开是最佳的‘防腐墙’。”

2006年《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方案》规定,我国公务员工资由职务工资、级别工资、津贴和奖金等构成。其中,前两项实行全国统一标准,由中央和地方财政支付,已于2006年开始执行,后两项则主要由地方财政支付,各地、各级政府的标准并不统一。

“可见,公务员工资改革离不开对现行财政分灶吃饭体制的配套改革”,苏海南认为,“应对各地财政分灶吃饭体制建立健全监管调控机制,规定各地需要按照中央政策安排公务员工资调整,将其纳入各地财政预决算方案,由人大审议批准,同时继续发挥监察、审计、财政、人社等部门的监督检查作用,对违规地区、部门及责任人进行查处,防止违规行为的发生。”

由于我国目前公务员工资中占较大比重的是津补贴部分,那么支出这部分钱的地方财政,某种意义上左右着公务员的收入水平。一位在中部某市财政系统工作的公务员告诉记者,比如说省一级的公务员,其工资待遇由省一级财政负责,十分有保障,市县一级的公务员,其收入要受到当地财政实力的制约,财政大市和财政小市之间差别不小。

对于公务员的收入水平,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公务员应该是一个“体面”的职业,但不应是高收入群体。他表示,过去公务员的收入“存在灰色地带”,用权力拿的东西太多,这是让公务员工资调整承受巨大舆论压力的重要因素。

今年初,湖南省冷水江市财政统发工资信息的网站,因其查询密码设置得过于简单,有网友从该网站查到该市各政府机关、单位的公务员工资,发现绝大多数在2001至4000元之间。虽然此数字令有的网友大为惊讶,但仍有人质疑:“公务员有几个是靠工资生活的?”

苏海南指出,需要对有些地方自行安排提高的津补贴进行调控,继续执行2006年曾实施的“削峰填谷”原则,一方面将各地超出国家规定允许差别的部分降下来,另一方面对有些财政缺钱、津补贴等达不到国家规定水平下限的老少边穷地区补一块,“这笔钱或由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以缩小不同地区或同城不同财政资金来源的公务员之间不合理的工资差距。”

苏海南向记者指出,以前也曾经调整过公务员工资,但那时社会上基本没有大的负面反应。而今时不同以往,在现代资讯发达时代,少数公务员存在贪腐问题,老百姓容易以偏概全,对此群体存在负面印象。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65ming.cn山东省寿光市邪阉驹广告有限公司 - www.a65ming.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