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的两个元素
2020-06-14 10:4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曾经还觉得挺好,突然两年前开始忧虑,特别的焦虑,焦虑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深入研究小米之后发现变天了,发现原来的玩法不行了。”科宝博洛尼集团董事长蔡明说,小米四年时间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取得这个成绩的背后是它没有代理商,营销上靠粉丝传播,没有营销费用。同时,基本是从线上购买,价值链最短,成本低廉。

在投资比特币大概不到5个月,孙宇晨的资金就涨了20多倍,加上我之前的投资,一年不到他的整个资金涨了80倍。这时候他果断把比特币卖掉了。“不是我不看好它,是因为我可以用自己的钱创业了。”

锐波天下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孙宇晨是中国90后创业者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中国最年轻的互联网金融创业者。孙宇晨的“成名作”是在国外留学期间对比特币的投资。

覃政认为,第五个媒体作为一个新生的媒体出现,将能够去颠覆之前所有的传统媒体。他说,通过头戴显示器的产品,可以看到一个完全虚拟的世界,也可以看到真实的物体,真实的物体和虚拟的物体可以交付,使得我们虚拟和现实再也分不清它的区别,这意味着对社交将是一个完整的颠覆。

在孙宇晨看来,创新一定要是颠覆性的,要么是技术上的颠覆,要么是理念上的颠覆。

周其仁说,市场体制就是最大限度提供创新创业机会的体制,就是保护企业家发挥创新职能的体制。在走出温饱以后,要对付起起伏伏经济增长之波,也就只能靠依靠创新、依靠市场经济原则。在中国讲创新创业,一定是跟改革、法治联系在一起。没有这一方面的跟进,创新创业的规模很难对冲下行压力。

尹明善认为,企业实施创新需要借钱,企业组织人员研发、购买技术专利、引进设备都需要钱,但遗憾的是不少中国的创业者都怕借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正和岛岛邻周其仁表示,经济要有看头,最关键是要有飞跃。这个飞跃正是创新,没有创新的冲击,经济就很平庸,顶多人口规模与经济总量一起变大,但人均水平没有持续提高。

借钱和不借钱有何差别?尹明善借用犹太人语录表示,一个人财富的大小,不在于他拥有多少钱,在于他能够借到多少钱。对可以“借钱”的途径,除传统的贷款、互相借轮流用,以及发债外,最值得创客去争取到的“借钱”途径是股份融资。

“仔细研究一下人文科技史发现一个规律,人类每30年会产生一个新媒体。”蚁视科技创始人覃政说,在19世纪90年代发明了电影,20世纪20年代发明了电视,20世纪50年代人类发明了电脑,20世纪80年代人类发明了手机,现在又过去了20年,在这个时间点出来的,即是头戴显示器。

“你从美国一个账户,把比特币发到一个中国的账户,只要一个小时,跨境汇款可能要两到三天收到。”谈及投资比特币的初衷,孙宇晨说,比特币是全世界第一个去支付化网络,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机构拥有对这个账本的修改权力,这个突破性的进步,颠覆了人们对金融的理解。

胡葆森说,企业要有创新能力的前提就是学习,作为企业家,更要带团队,和企业办成一个学习型组织。培养这种学习的习惯,就要求企业和企业家有忧患意识。

“有变化就有希望,拥抱变化等于拥抱希望。”汪建国说,卖掉五星电器后,创立的“孩子王”品牌取得了成功,其原因在于企业的顶层设计从经营商品转向经营顾客,用互联网的思路来经营零售店,囊括孩子的所有需求。

胡葆森介绍,以房地产行业为例,把2014年作为中国房地产行业的转型之年,房产的设计开始创新,开始引入“小米模式”,让客户参与到设计环节;在建造环节也开始打破陈规,让建筑商也成为股东。

汪建国说,根据创立孩子王和农村家电市场的经验来看,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一定会诞生很多小微企业。“互联网的本质是把资源重新组合,发挥它更大的价值,把闲散的资源释放出来,这就是互联网思维下的竞争。”

免责声明:

对于企业为何要创新,胡葆森以一连串逻辑关系来进行阐释:生存是所有企业的一个前提,要生存下去,就要提高核心竞争力,而核心竞争力里最核心的价值就是与别人不同独特的能力,这种独特的能力就是创新。

“二进制的两个元素,1和0就演绎出了电脑世界的多姿多彩。经济的两个元素,如果借钱是1的话,还钱就是0,就演变出社会的人间百态。”尹明善表示,能人和庸人的区别在于借多还多的就是能人,借少还少的就是庸人;借进还敢借出是超人,借进不敢借出的是常人,我国将开始建立个人及法人的信用代码,信用建设好了,就能更广泛地借钱还钱,就能够促进国富民强。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在上世纪80年代初,汪建国还在省级机关工作,1991年,汪建国“下海”到企业工作,在国有企业做分销批发10年后,汪建国再度做出选择:创业。创办了五星电器后,汪建国迅速将它做大成为家电零售行业前五的企业。但在2009年,闲不住的汪建国将五星电器卖给了一家美国企业,已经50多岁的他选择重新创业。

孙宇晨说,回国创业发现国内投资者们与国外的不同。美国的风险投资主要看创业者理念和技术上的创新,有什么东西可以真正改变现阶段的游戏规则,改变现在的玩法。中国的风险投资者则关心的是创业者如何赚钱。

创新风险非常高,琳琅满目的新产品、新技术、新模式,以及各个年代企业家们冒出来的新主意,到底哪个最后在市场上会成,能长久引领潮流?这就要有一个合适的体制完成这个艰巨的筛选过程,这个体制只能是市场经济的体制。

反过来看科宝博洛尼,其在全国有300个代理商。“我能把这些代理商消灭吗?代理商没消灭,我就死了。”蔡明说,科宝博洛尼无法一下子像小米一样把代理商清洗掉,而是要有自己的独特路径。

覃政认为,到2024年的时候,人类的神经将可以直接进入到虚拟世界。而我们需要的只是一副完美的智能眼镜,而这种产品就可能诞生于中国的创客,接下来有很多相关的产品在这个领域崭露头角。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为了缩短价值链,2014年他一口气投了十五六家o2o的企业,其中一个叫“易洗车”的项目,在短短的9个月之后,成为中国洗车行业第一名。易洗车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去中间化,“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

“因为我们所有创办企业的人都有一个终极的愿景,而实现所有终极愿景的前提就是企业生存。” 正和岛河南岛邻机构荣誉主席、河南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说,华为的任正非有一句名言:华为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作为力帆控股的董事长,30后尹明善是重庆最早的创客之一,也是重庆最具实力和名气的企业家之一。“我今天也是一个老人,只是老生常谈了。”尽管尹明善的开场强调自己已老,但现场连番的掌声数次打断他对创新妙语连珠的分享,“创新变革需要投融资,创客对借钱放贷应该要有新认识。”

成功的企业发展一方面要“借钱”,即融资,另一方面则是投资。“敢于把钱借出去的商人才是大亨。”尹明善说,多赚钱最妙的是用钱生钱,做创新最好是钱贷创客;借进不借出是小老板,借进又借出的才是大亨。

覃政说,头戴显示器带给创客的感受将是颠覆性的。比如,如果这些产品形成一个漂浮在用户面前三米之外的一个平面,那么它可能有机会去取代电视或者电影;如果它漂浮在手的位置,可能取代你的手机;当需要娱乐的时候,你直接靠在沙发上,面上就可以出现一个巨大的屏幕,有可能360度环绕的屏幕,把你扔到游戏里面去。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65ming.cn山东省寿光市邪阉驹广告有限公司 - www.a65ming.cn版权所有